Sign in

Member Benefits

Get Demands

View Business Cards

Exclusive Service

Noble Identity

AS LOW AS 1.5U /DAY

真实的缅北:诈骗天堂,女孩被强迫卖淫,惨遭蹂躏

Share

灰度头条

2022-03-21

首先,在这两年,央视等各大媒体的各种报道,都在向我们陈述这样一个事实:如果你现在想去缅甸北部搞钱,有很大概率会把自己搞死。

首先,在这两年,央视等各大媒体的各种报道,都在向我们陈述这样一个事实:


如果你现在想去缅甸北部搞钱,有很大概率会把自己搞死。


现在缅北有一个绰号,叫“电话诈骗的天堂”,被骗的和行骗的基本都是中国人。


骗子头子会先在互联网上散布虚假消息,以高薪诱骗中国人来缅北捞金。



一旦这些人来到缅北,便会被强迫从事电话诈骗网络赌博等业务,每天高强度工作12小时,睡醒就开始干活儿,几乎没有休息。


如果完不成业绩,这些人便会被抓去进行人体运毒,女的则会被强迫卖淫。


而如果他们想逃跑,便会遭到拘禁、殴打……


  早在六个月前,宁乡喻家坳的马佐,从朋友口中知道了缅北。这是年轻人眼里的天堂,是追梦的圣地。他辞去了在长沙的稳定工作,决绝的想出去闯一闯,同行的还有林凌,一个和他同龄的宁乡横市镇小青年。


  一个触手可及的发财梦,在接头人不标准的普通话里,被反复说起,说着说着,真的让马佐、林凌目眩神迷。


  去缅北,还要在深山里徒步走一夜。因为,这是偷偷摸摸去别的国家。


  被收走身份证和手机,“公司”实为诈骗集团


  在不知道捏死了几只头发上粘的爬虫之后,他们终于停了下来。一辆黑色的皮卡停在了面前。又坐了近8个小时的车后,他们眼前出现了一栋楼。下车后,一个自称“阿龙”的人收走了他们的身份证和手机。


  马佐和其余十几个同样黄皮肤、黑眼睛的年轻人分进了一间不足三十平米的宿舍,地铺,人挤人。墙体发霉发黑,墙皮已经剥落,看不出颜色。东南亚潮湿的气候让所有人身上散发出的难以忍受的味道,已经麻木了鼻息。


  这是马佐上班的公司给安排的居住地。“公司”只是诈骗集团对外的称呼。“阿龙”甚至不屑于给马佐他们套头套,到了他们的地盘,除了他们愿意,没人能逃走。


  偷渡来的黑工,将在这里被迫从事诈骗,把黑手伸向自己的同胞。


  被殴打、关水牢,每天工作12小时


  一些年轻人用怠工来对抗自己被骗的情绪,“阿龙”很快用皮鞭、木棍、拳头告诉他们:被打是缅北再正常不过的生活。“我们也想过逃,可是怎么逃?人生地不熟,语言不通,最后,你只有顺从。”


  不做事的话可以,“阿龙”恐吓马佐那一群人,一定会被卖到别的公司,有的地方,你不做事会被关进水牢。林凌便是其中一个。


  当然,做事也没那么容易。他们需要按照“公司”的规定记住各种诈骗手法的“话术”,“公司”认为你脑子灵活、够聪明,会让你上手实施诈骗。而那些被认定为不灵泛的人,日子就更不好过,只能“养号”,做一些被“公司”认为没有技术含量的活。


  “每天工作12个小时,两班倒,工作完就是睡,一睁眼,就开始做事,运气好的话,每个月或许能休息2天。”


  在马佐的身边,被殴打是随处可见的景象,铁棍照着腰来一下瞬间人就麻了,直挺挺的跪下去。完不成业绩就会被打,跑了抓回来打得更重,手臂上都是淤血,棍子打、鞭子抽,两个脚都是肿的。



甚至会被关入水牢,被剁掉手指,被用螺丝刀插后脑勺……



小王今年18岁,她在缅北待了2个月。“在那里,没人把你当人看,还好逃出来了,那里真的太恐怖、太可怕了!”提起那段噩梦般地经历,小王仍然心有余悸!初中毕业的小王原本在外地务工,每月能挣几千元,倒也挺稳定。但年少轻狂的她总想着日进斗金,早日发家致富。



2020年底,小王的朋友告诉她:“高薪工作待遇优渥,月薪十几万,包车票,包食宿,坐标缅北”。厌倦了低薪工作的她心动了。于是,抱着发财梦的小王瞒着家人,满怀向往地踏上了去往缅北的征途。


果然,诚如招聘信息上说的那样,小王前往缅北的车票、住宿全都有人搞定,那一刹那,小王觉得自己碰上了最好的工作。事后,小王才明白,这一切不过都是糖衣炮弹,就是为了诱她深入“狼窝虎穴”。



噩梦开始了,到了缅北后,看见拿着枪的保安、封闭式的大铁门,小王才发现,哪是什么好工作,她是被骗来做电信网络诈骗的,专骗中国人。她被逼着交出了手机、银行、身份证。“全部都要上交,不交就有人拿枪顶着你的头,拿刀架在你脖子上。”小王此时彻底明白了,自己完完全全被骗了!


据小王回忆,在缅北的时候,她和其他一起工作的伙伴一般,毫无人身自由,永远被关在大铁门里,不听话就要挨打。“我也挨过几次打,但因为我是女的,他们下手较轻,可是那些男的就惨了,几十个人围殴你,能打到失去知觉。”害怕、气愤、不平和逃离的欲望在她脑海时时浮现,在那里的每一天,小王都在谋划如何逃离。终于,在那里待了60天的小王看准机会,历经千辛万苦从地狱般的缅北成功逃了出来。


“我们第一次逃跑的时候没没跑成功,被抓了回去,抓回去以后就是被拿着钢管电棍一顿殴打,一起逃跑的几个男的被打的鼻青脸肿鲜血直流,比电影中的可怕百倍!后来我们看准机会再次跑了出来”逃出来后,小王通过寻求帮助,平安回到了中国。


小王想对那些向往“缅北”的人说:“千万不要去缅甸北部,千万不要去缅甸北部,我现在想起来都还害怕,去了你一定会后悔的!


缅北的诈骗业务之所以如此猖獗,与该地混乱动荡的局势脱不开干系。


长期以来,缅北地区都笼罩在战争的阴云中,政府军和地方武装时常交火,而这,就塑造出了当地大部分人群,尤其是那些农村老百姓的两种生活形态:准备战争与经历战争。



在准备战争的阶段,军阀们最需要的东西是钱,而在一个轻重工业都不算发达的地界,想要弄钱就只有靠歪路子。


前面所说的电信诈骗就是这些歪路子里的其中一种,而要说缅北最知名的,也是最臭名昭著的搞钱邪道,那必然非毒品莫属。


即便到了今天,缅甸也仍是全球第二大鸦片和海洛因生产国,也仍有成千上万的缅甸农民要靠种植罂粟谋生。


·掸邦南部的罂粟田


农民们种罂粟,不仅仅是因为这东西适合在高海拔地区生长,适合军阀们“以毒养战”的策略,能负担他们一个家庭一年70%的消费。更重要的是,在混乱的缅北,其他的营生很难长久干下去。


在掸邦的南康(Nang Kham)村,一位村民回忆,20世纪90年代,他们也曾试过种其他作物或者发展养殖业。


但战争一来,农地被毁,牲口跑进了山里,突然间一无所有的他们只能重操种罂粟的旧业。


然而在这几年,合成毒品(比如甲基苯丙胺,也就是冰毒)越发主流,缅甸政府大力清除罂粟田,再加上新冠疫情对贸易所造成的影响,种种原因综合起来,让鸦片产量在2021年下降了11%,卖价下降了近一半。


·缅甸官方在销毁毒品


在这些年间,军队把男性当成人肉排雷器,把女性当成泄欲工具,随意杀死平民甚至是儿童的报道时有出现。


·一位被缅甸军人袭击过的老百姓展示枪伤


有老百姓选择逃跑,但结果通常不尽如人意:他们要么被军队抓到,困在原地自生自灭;要么在逃跑的过程中迷路,在缅北的密林里自生自灭。


·缅甸街头反童军的宣传标牌


但公民不服从运动(CDM)会让那些工人、医生和教师学会拿起武器保护自己,掸邦进步党(SSPP)也会用私刑去处决奸杀6岁女孩的畜生。


而对于生在缅北的女孩来说,如果不参军,她们很有可能会被人贩子精心包装,贩卖到中国的边境,在监禁和拷打中,成为各大短视频平台上所谓听话、贤惠的“缅甸新娘”。



而至于什么做军阀的姨太,先不说你是否有这个血统,2019年的一份调查显示,缅甸至少有五分之一的妇女遭受过家暴,当地的一些农村直到现在还流传着一句俗话:“把你的妻子打到骨折,她就会全心全意地爱着你。”


·缅甸被家暴的女性




o游戏需求资源高效对接 o精准触达游戏供应商 o免费发布业务需求

欢迎加入 Huidu.io出海遊戲項目交流社區:@HUIDU_SQ

商务合作: @HDDanny @HDYoyi  @HDseven777 

会员充值: @HDFreya  @HDmax933 @HDElira

媒体合作: @HDmax933  @Huidu852

Disclaimer:
浏览使用本站时请注意核实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,由于网站信息的非可用性造成的损害,灰度(www.huidu.io)绝不会对任何性质的损失承担责任。任何机构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或非法使用本站内容。此外,您同意不假冒任何个人或实体、不虚假声明或谎称与任何个人或实体之间的关系。灰度(www.huidu.io)可自主决定终止
Details

Please Play Responsibly:

Casino Games Disclosure: Select casinos are licensed by the Malta Gaming Authority. 18+